猎妖高校

第一百一十三章 走神的女巫(求推荐求收藏)

    开学之初,因为普利策女士那篇报道的缘故,郑清曾经与萧笑讨论过关于语言是否具有客观性,能否完全中立的描述某件事。

    讨论的结果是萧笑创造出一个‘机械语言’的概念,着实令郑清烦恼了好一阵子。再加上校园里此起彼伏的言语冲突,以至于有那么几天,他脑子里总会时不时掠过各种杂乱的念头,对这个充满偏见的世界非常失望。

    所幸繁重的课业以及‘充分’的课外工作拯救了郑清,让他从那些无聊至极的念头里挣扎了出来。原本他以为这一切就这么过去了,却不料在开学第四周的魔文课上,爱玛教授在授课的时候竟又涉及了相关的内容。

    与上学期一样,魔文课依旧被安排在周二下午,教学楼中202教室。

    授课老师也还是那位严厉的爱玛老太太。

    上课伊始,爱玛教授就重复了老姚在新学期第一节魔咒课上说过的话:“如果说,符箓学是巫师对世界本源的解析,占卜学是巫师对维度与时间长河的解析,那么魔文学就是巫师对智慧与意识的解析。”

    郑清听着这些熟悉的论调,手中的羽毛笔在笔记本上犹豫了半晌,才决定重新把这些话再抄一遍——他觉得,既然这些教授反复重复这几句话,那么定然是有深意的。不管有没有用,记下来、背会,肯定是不会错的。

    当他做完笔记的时候,讲台上爱玛教授仍旧没有结束她的引述:

    “……就像我很早之前告诉过你们的那样,魔文本质上一种非常高级的宇宙通用语,因为通行于天空之上,因此也被称为天空之文。”

    “能够被众多智慧意识所接纳,自然有它的道理。”

    讲到这里,爱玛教授稍稍停了片刻,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大字:“缺点。”

    然后她捏着粉笔头,表情严肃的看着台下众生,分析道:“对于许多智慧生命,或者许多时刻而言,语言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表达出我们某种强烈的感情与想法。”

    “比如你们嚼了一口黄连,会觉得口齿发苦;喝一口陈醋,会觉得舌根发酸;含一颗饴糖,会觉得舌尖都被甜化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上述描写已经表达出了我们的想法与感觉……但这也恰恰是其最大的缺点。”

    “因为语言,包括我们日常使用的大部分文字,它们的表达能力是有限的,而且充满了感情……有限的信息传达过程中,浪费宝贵的空间来宣泄情感,意味着大量信息被丢失。”

    “本质上,它们只是一种简陋的沟通工具,只能用有限的字眼与发音来描述我们脚下这片无限广大的世界。”

    “就像被蚊子叮了的感觉,与被人轻抚的感觉,在语言里笼统的称作‘痒’。腿被打断的感觉与伤心欲绝的感觉,在文字上模糊的描述成‘痛’。实际上,我们认真思考就会发现这些并不是同一种感觉。但我们很难用更微妙而简洁的词汇来描述他们。”

    “类似于一加一等于二,这种初级数学一样;类似于这个世界的真理经过无限收敛后被简化为一道禁咒一样……语言是一种初级的沟通方式,是我们简化了的智慧与意识,辅助我们认知世界。”

    “而真实,就像一与二之间有无限的数字……一加一的结论我们需要用一个方程来表达。从某种意义上讲,高等数学所描述的世界更精细,它们更像一种精密的语言,来表达更完整、更全面的世界。”

    郑清抄着笔记,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他总觉得爱玛教授的这种论调似曾相识。

    他转头看了一眼萧笑,然后立刻把脑袋拧了回来——不,爱玛教授的这些说辞与萧笑并不完全一致,两者之间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却也不甚明显。

    讲台上,爱玛教授歇了口气,端起茶杯,轻啜着茶水。学生们的屏气凝神,唯恐漏掉重点,教室里只能听到沙沙的笔记声。

    已经抄完笔记的郑清嗦着羽毛笔的笔毛——这是他在格林杂货铺买的甜丝丝羽毛笔,是一支可以吃的笔——心烦意乱的四下里张望。

    坐在窗边的张季信满脸严肃,抄笔记时给人的感觉像是在抡大锤;左前排的马修·卡伦则优雅了许多,身体坐得笔直,恍若一座雕塑;还有右后排的伊莲娜,抓着羽毛笔脸上一副苦恼的表情,看的郑清颇为心疼。

    然后他的目光扫过伊莲娜身后不远处,坐在教室右后排角落里的老生尼古拉斯。

    与往日不同,尼古拉斯今天并没有专注于笔记与书本,而是满脸担忧的看向教室前排。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郑清恍然大悟——刘菲菲正呆呆的看着窗外出神。

    这可是个新鲜事。

    吃完茶水的爱玛教授瞥了一眼台下众生相,清了清嗓子,继续开口:“……对于魔法而言,普通语言的缺点显得更为突出。”

    “微妙的情绪都很难用准确的语言描述,遑论更加微妙的魔法了……微妙的魔法很难用普通语言这类简陋的载体来表达。而数字又显得艰涩与机械,缺乏魔法内涵所拥有的美感。这就有了魔文发展的基础。”

    “就像白丁可以通过色彩丰富的绘画与音色流畅的音乐来表达自己细腻的感情,来表达语言无法形容的灵魂,来表达细微之间的种种变化。”

    “巫师也可以……魔文就是在这种需求之下产生的。”

    话音未落,爱玛教授的话锋陡然一转,目标对准了台下的同学:“刘菲菲同学?你起来总结一下魔文与普通语言之间的区别。”

    这句话刚一出口,原本已经有些懒散的教室氛围陡然紧张起来,同学们精神一振,不约而同的坐直身子,屏住了呼吸。

    坐在教室第一排的瘦削女巫慌慌张张的站起身,羞愧的垂下脑袋,一脸茫然。

    很显然,就像郑清之前观察到的那样,刘菲菲刚刚在课堂上走神了。

    这非常罕见——如郑清所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刘菲菲回答不上来问题的时候,也是印象中他第一次见到刘菲菲上课走神。

    :。: